自由之地

瑞典法律允许公众在私有土地上拥有“自由通行权(Allemansrätten)”。这一规定在今天或许不如在古时那么深入人心,但对瑞典国民心态的影响却是深刻久远。

开始阅读

自由的漫步

图片/Gösta Reiland

自由之地

瑞典法律允许公众在私有土地上拥有“自由通行权(Allemansrätten)”。这一规定在今天或许不如在古时那么深入人心,但对瑞典国民心态的影响却是深刻久远。

漫步旷野的自由

户外活动,这个看起来颇为美式的词汇,其实更适合瑞典。当你迈步出门,大自然便是你的——当然也是每个人生活的所在和居住的场所。只要充分散发想象力,便可以各种方式享受这片自然天地。

为什么今天的瑞典人与自然紧密相连?人们很容易将其归结为长久以来对于自然环境的依赖。面对漫长严酷的寒冬,人们从自然的收获对于每年余下的日子来说至关重要。然而现在这样崇尚自然的生活方式是否与这些遥远的古人之间存在联系?并不一定。

自由通行权(Allemansrätten),是如今对瑞典生活方式的生动表述。随着工业的发展,电力的出现,旧的习俗正在渐渐消失。

野蘑菇的生长地

采蘑菇是瑞典人最喜欢的消遣方式之一。夏末秋初时节,这是探访森林的最佳体验之一,同时它也挑战你的感官和耐心。不过亲手烹饪自己采集所获是无以伦比的乐趣,绝对的自由便是如此。

Rut Folke是200位政府官方认证的“蘑菇顾问”之一。
图片/ Mikael Folke

Rut Folke生活在斯德哥尔摩郊区,不带一丝都市气息。她是200位政府官方认证的“蘑菇顾问”之一。简单来说,她的工作就是告之瑞典民众哪些蘑菇可以吃,哪些蘑菇不可以吃。Folke主要用英语或者德语授课,她的学生都是那些想提高自己采摘蘑菇技能的人。可以说,没有人比她更有资格判定大家是否很好地践行了“自由通行权”的责任。

“大部分人都能有这个意识,但是我还是要提醒他们注意保持整洁,尤其是在午餐之后,要整理干净。在这个方面,我自己尤为注意。”Folke说道。

当Rut Folke在私人领地上举办活动时,她都会提前征得土地所有者的同意。她本无需做,但是她却会做。

在瑞典的春季和夏季,人们总是尽可能地待在户外,包括吃喝。瑞典的食物真正来自乡村,鸡油菌是瑞典森林的美味馈赠,图中显示的是在露天篝火上烧烤的鸡油菌。
图片/ Ulf Lundin/Imagebank.sweden.se

对于许多人来说,以各种方式尽情享受自然也许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是自由通行于自然则不是,自由的漫步成为每个人日常生活的组成部分,就像水一样,虽然是免费的,但是对瑞典人却至关重要。但是在世界其他地方,情况则有所不同。

Rut Folke自己与自然的关系非常与众不同。当Rut还是个孩子时,她的祖母经常带她出门,这成为了她生活的基本需求。她称之为“绿色加餐”。

“它为我带来幸福和舒适。我总是很好奇,浆果、鸟类、花草,太多要看的东西。我甚至觉得,如果能了解他们之间的紧密关系,更是一种巨大的收获。”她说道。

神圣的法律

瑞典的“自由通行权(allemansrätten)赋予每一个人享受户外的权利,享受权利的同时也承担了义务。
Photo: Maskot/Folio/imagebank.sweden.se

问及“自由通行权”的起源,大部分瑞典人都能说出中世纪习俗相关的几点,但是历史告诉我们这是不对的。

在现今的瑞典宪法中,与“自由通行权”相关的语句并不多。在物权法中有一句话这样写道“根据人权,独立于以上所述,每个人都有进入自然天地的权利。”

  • 在它本身的法律部分,则描述的更为详细。总结来说,就是:
  • 除了私人住宅及其邻近属地(70米)内的住宅和耕地外,你可以进入任何地方。
  • 你可以搭建帐篷。
  • 燃烧篝火。
  • 你可以采花、采蘑菇、采浆果。
  • 除有指示说明,均可以在私人道路上驾驶。
  • 可以在湖中游泳。
  • 只要远离私人住宅,即可进入任何海滩。
  • 你可以在沿着全境海岸线的五大湖泊钓鱼。

在瑞典,自然就在你身边,即便是在大城市,也到处是自然公园,距离自然保护地或是开放园林也并不远。

图片/ Simon Paulin/imagebank.sweden.se

瑞典第二长徒步路线——高海岸徒步。瑞典东北部Ångermanland省的高海岸因其独一无二的风光海景、独特的红色Nordingrå花岗峭壁和岩石,被列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世界文化遗产名录。

Friluftsbyn Höga Kusten/imagebank.sweden.se

春季、夏季、秋季的时候,几乎一半的瑞典人都喜欢骑车出门。20%的瑞典人每天骑车上班、上学,11%的人在冬季也坚持骑车。

Photo: Simon Paulin/imagebank.sweden.se

野营是探索乡村的最好方式。“自由通行权”让大家可以前往自己想去的任何地方。

图片/Ulf Lundin/imagebank.sweden.se

瑞典大部分的露天空间都人迹未至,“自由通行权”意味着人们可以自由在森林漫步、野营、垂钓、捡浆果和蘑菇,归于自然是瑞典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

图片/ Clive Tompsett/imagebank.sweden.se

仲夏节是最受瑞典喜爱的节日,在夏至前后,瑞典人庆祝一年中最长的白天。上个世纪50年代以来,由于实际因素,仲夏节通常为6月15日至6月25日之间的一个星期五庆祝。

图片/Lena Granefelt/imagebank.sweden.se

秋季,瑞典的森林里都是各种各样的浆果和蘑菇。“自由通行权”允许人们进入森林,找寻自己喜欢的野味。

图片/Clive Tompsett/imagebank.sweden.se

瑞典的夏天是短暂而甜蜜的。孩子们的暑假从6月开始到8月底结束,许多瑞典家庭都在乡村度过一部分的夏季时光,拜访亲朋好友或是外出度假。

Photo: Johan Willner/imagebank.sweden.se

图片/Johan Willner/imagebank.sweden.se

瑞典约有9%的领土是河流和湖泊,加上绵延的海岸线,有许多可以垂钓的地点。在瑞典,有37种可以捕捞的鱼类,包括梭子鱼、三文鱼。瑞典北部的基律纳还曾捕获到淡水鱼河鳟。

图片/Anders Tedeholm/imagebank.sweden.se

这一权利与古时关系不大。中世纪的律法对于在私人领地采摘浆果的人惩罚严厉。对于土地所有者来说,19世纪大规模的农耕使得自然资源没那么珍贵,大家也逐渐认可了在私人领地上的聚会和采集。

20世纪40年代,这些古老的法律被应用到法庭,由最高法庭法官Gunnar Carlesjö 引入“自由漫步”的概念。他的争论或许有点站不住脚,援引了几个世纪前的一些文章,以及最近对自由漫步的认可,他认为这是“自由通行权”,是每个人的权利,以现代的法典作为口号。不过,令人惊奇的是,即便是用于商业目的的食品采集也被裁定为适当的行为。

1974年,议会毫无争议地立法。1994年,这一法案被收入到《宪法章程》。

瑞典对比世界其他地方

当用绘画描绘瑞典的户外风景时,即便是田园风光,也充满浪漫。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体验都是如此闲适。许多人将自然的挑战当成了一种生活方式,而瑞典人一直都走在这种生活方式的最前沿。除了维京航海,你或许听说过当代冒险家Ola Skinnarmo和他穿滑雪板横过格林兰岛的事迹。如果没有听说过这个,想必对卡尔·林奈的动植物拉丁分类系统也有所耳闻。

甚至皇室都对这此青睐有加:16世纪时,瑞典瓦萨王朝创立者古斯塔夫·瓦萨传奇性的徒步跨越瑞典冬季郊野,由此启发了著名的横穿整个国度的“瓦萨国际滑雪节”(1922年),这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规模最大的、历史最悠久的滑雪节。

Renata Chlumska

Renata Chlumska是第一位攀登珠穆朗玛峰的瑞典女性运动员,也是唯一一位单独完成环航美国本土48个州的人。Renata周游世界各地,但是她的家乡在瑞典中部的延雪平。

Renata Chlumska,周游世界的女性冒险家。

图片/David Elmfeldt

Renata Chlumska是专业的冒险家和登山运动员。她去到世界的很多地方,大部分的准备工作都是在自家草坪上完成的。

“如果我没有生活在瑞典,我一定会感到很拘束。对我来说,漫步的自由不可争辩,即便是你自己的土地,其他人也应该有权进入并且使用。”她说道。

Chlumska是第一位征服“7座高峰”(七大洲,每洲的最高峰)的瑞典女性(捷克,双重国籍)。2005年,她开启自己的“环美洲冒险”,驾驶小独木舟和自行车环游美国本土,行程439天。然而,在行程之中,当睡意来临之时,很难找到庇护之所。

“在世界其他地方,我都会多加小心。在美国,我有时在一些不可以露营的地方休息,睡着的时候,在胸口打个结。寻找干净的水源也可能是一个问题。但是当我去到瑞典西海岸,选择宿营地时,甚至不用考虑这片地方或者这座小岛属于谁。”她说。

Renata Chlumska出生在瑞典南部城市马尔默的一处公寓,她在家里极小的阳台上种豆子。她一直希望自己能有一处带花园的房子,这样就可以在花园的帐篷里睡觉。如今她的梦想在延雪平得以实现。延雪平坐落于韦特恩湖,与斯德哥尔摩和马尔默距离相当,离西部群岛的岛屿甚至更近。

Chlumska并没有将她的眼光局限在自己所需。她骑马、爬山,参加许多类似的运动,其中有些也作为商业活动,如果不是有这样的自由,她也不会有今天的发展。

“我现在更加珍惜自然,以前我觉得这都是理所当然。但是一想到动物、鸟类,有的时候你会觉得自然就是它们生活的地方,是它们的家园,我们应该尊重,”她说。

科学的支撑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去了解学者Clas Källander的研究,2015年秋,他的研究作品成为自然书籍的亮点。如果没有“自由通行权”,一切都没有可能。

图片/Bobo Olsson

经常有人说,经验和理论是互相矛盾的。但是在瑞典,我们可以让两者稍微接近一些。

白天,Clas Källander主要研究药物细菌学。晚上,他则转变成为业余的昆虫学者,只是他对昆虫的收集完全不业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了解他的研究,2015年秋,他的研究作品成为自然书籍的亮点。但是如果没有“自由通行权”,一切都没有可能。

“这一点很重要,因为它能对自然基本机制做出描述。只有了解自然,才能保护自然不受商业和其他利益的损害,” Källander说道。

最近他离开城市去往一处叫罗斯拉根的乡村,急流勇退,选择在68岁退休,他再也不用每次夜晚出行时,睡在雪佛兰车里了。

“知识是一个关于拥有功能性世界观的问题。人类的世界有着复杂的微观构成。回望世界历史和进化的过程,如果你不将自己视作其中一部分,你将会变得微不足道。“自由通行权”让瑞典人在这方面做得更好,”他说道。

“许多我这个年纪的人在城市以外长大。我们居住在距离森林数百米的地方,那就是我的世界的组成部分。”Källander说。

“自由通行权在很大程度上造就了今天的我,没有它,我可能成为一个违法者。当我还是孩子时,我总想了解自己看到的事物,现在我知道这让我有了更丰富的体验。这也让我去过的地方各不相同。”

基于科学知识背景,他让用你所有的感官来享受自然。

“从内心深处来说,我觉得自己也是一个浪漫的人。即便你不了解世界的事物是如何紧密联系,你也会有一种情感的体验。今天你的体验在减少,因为自然界动植物的种类正在减少。换句话说,这是领域的丢失。文学作品里是人们对自然的浪漫化,充满失落。”

这是一个循环。对于自然的领悟带来了知识,知识让我们更加尊重自然。尊重是政治家未来立法的关键。对于一部律法而言,这足够睿智。

最新更新: 2018/0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