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崇拜者

作者:Jonna Dagliden Hunt,斯德哥尔摩记者
开始阅读

UPPGRENNA NATURHUS
图片/Christopher Hunt

阳光崇拜者

作者:Jonna Dagliden Hunt,斯德哥尔摩记者

从远处看,就像是露天空地上的另一处传统红色谷仓,但是近看就很明显,这座建筑绝不寻常。

“我们居住在一个四季分明的国家,这幢房子延伸到夏季,蔓延到春季。”

坐拥瑞典第二大湖泊韦特恩湖和Visingsö岛的美景,一幢巨大的温室矗立于此。整座建筑的上半部分包括屋顶、墙面和南山墙都是由玻璃建成,下半部分维持红木谷仓的特色。我们抵达的时候,刚好是深冬,但是一走进建筑内部,便能立刻闻到春的气息。即便温室的部分没有取暖设施,感觉也比室外暖和很多。

完成Uppgrenna Naturhus耗时8年,对于创建者Bodil Antonsson来说,则是一生梦想的实现。她的期望是建立一处绿洲,城市的居住者可以来这里摆脱压力,放松身心,在这里享受玻璃屋顶沐浴星光的瑜伽,或是温室桃树、杏树、葡萄树下品咖啡,晒太阳取暖,抑或是在热带雨林里的人造日光下恢复活力。

春天来了。“我们居住在一个四季分明的国家,这幢房子延伸到夏季,蔓延到春季。” Uppgrenna Naturhus的创建者Bodil Antonsson说道。

图片/Christopher Hunt

你一定会感到惊讶,但是从春天到秋天,瑞典的光照比如南欧多,确切地说,根据天文学家Per Ahlin的统计,在瑞典北部的吕勒奥比马德里的日照多700小时。Uppgrenna Naturhus的初衷是充分利用光,并将其保留到较为黑暗的季节里。这种应用在未来可能会变得更加普通。

“我们居住在一个四季分明的国家。这幢建筑扩展到夏季,延伸至春天,”Bodil说道。“在2月,这里可能只有6度,外面在下雪,但是阳光照射进温室,屋里有18℃以上,太神奇了。昆虫和植物重获新生,人也恢复了生气。”

躺在热带雨林里的日光浴床上,沐浴着人造阳光,我感觉自己仿佛在经历春季。我的双颊泛红,精力充沛。在温室的花园里,Bodil向我们展示了西红柿苗、无花果、橄榄树,在数月之内就能有所收获。

韦特恩湖畔的巨型温室,花费8年时间完成Uppgrenna Naturhus。

图片/Christopher Hunt

“从根源上说,我们来源于自然,是自然的组成部分,”Bodil说道,“现代的人们已经渐渐淡薄这一意识,我们已经远离植物的香味和声音,远离了绿色植物。”

“当你走进这里,便会有治愈的感觉。植物、森林,无与伦比的美丽。你能听到鸟鸣,甚至池塘的气泡声。我们必须以最理想的方式最大限度利用光照。”Bodil说。

最新更新: 2017/0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