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遍瑞典,不可不知的十件事

开始阅读

吃遍瑞典,不可不知的十件事

瑞典美食除了配着果酱一起吃的肉丸、有嚼头的橡皮糖,还有小龙虾、鲱鱼、公主蛋糕和肉桂卷……若想了解瑞典食物的过去和现在,在超市买食材的时候拥有更多的背景知识,以下十个故事,不可不知。

1.越橘酱(lingonsylt)

像番茄酱和芥末酱一样,越橘酱这种玫瑰红色的粘稠果酱也被用来配伍各类食物。从肉丸到煎饼到粥到布丁,哪儿都有它的身影。它十分甜腻,却不会被抹在面包上。受益于瑞典的“公共所有权”每个瑞典人都可以在森林里享受自然的馈赠,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去森林里采摘越橘是儿时最常见的活动。采来的越橘会被做成果酱保存在透明玻璃瓶里。

2.腌鲱鱼(Sill)

瑞典人的三明治是开放式的——在面包上直接铺上各种食材,可以是肉丸、小香肠或者是腌三文鱼,但是绝对不能没有腌鲱鱼(Sill)。经典的瑞典自助餐里的保留内容就是腌鲱鱼。瑞典北部和白令海峡富产鲱鱼,瑞典人从中世纪就开始用腌制的方法保存这种小鱼。腌鲱鱼有各种口味,芥末味、洋葱味、大蒜味、莳萝味,吃的时候配上煮熟的土豆,酸味的稀奶油,切点儿香葱,再加上一些硬干酪,或者还配上煮熟的鸡蛋和脆脆的硬面包。

3.脆面包( knäckebröd)

除了面包和黄油,瑞典人的餐桌上必须有的一样食物就是脆面包( knäckebröd)。这种面包很像大片的厚饼干,在瑞典已经有500年的历史,曾经被认为是穷人的食物。由于它水分少,非常容易保存,通常能放一年都没问题。瑞典国家健康和福利委员会在20世纪70年代推广一项运动,建议瑞典人每天吃6到8片面包,其中就包括脆面包。现在超市货架上脆面包的口味、形状各式各样。吃的时候,早餐时可以配上切成薄片的鸡蛋、从牙膏管里挤出来的鱼子酱,午餐就变成了火腿、奶酪、黄瓜片,当然作为晚餐,只抹一点黄油也是可以的。

4.开放三明治(smörgås)

如果你在瑞典买到一个只有一片面包的三明治,千万不要惊讶。因为这是瑞典特有的一种食物,叫做smörgås。开放式的三明治最早可以追溯到14世纪,当时人们用厚厚的面包来盛放食物。在瑞典,就连国王都喜欢吃这种食物,比如放满了虾的三明治(räksmörgås或räkmacka)。这种海鲜三明治上还有鸡蛋、生菜、番茄和黄瓜,配上奶油色的酱(叫做romsås,酱里有莳萝碎和鱼子)。虾三明治也是瑞典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瑞典有句俗语叫做“在虾三明治上滑行”,意思是不劳而获。

5.豌豆汤和煎饼(ärtsoppaoch pannkakor)

许多瑞典人都是在每周四吃豌豆汤和煎饼中长大的。自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这种传统得到了瑞典军方的支持。对于这种习惯的起源争论广泛,因为天主教徒周五不吃肉,因此周四就吃豌豆汤。这种传统被很好的保留了下来。大多数老牌的餐厅都会在星期四供应豌豆汤配煎饼以及越橘果酱。

6.公主蛋糕(prinsesstårta)

在瑞典所有的甜品店中,都会展示这种绿色的公主蛋糕。绿色的翻糖蛋糕坯上,点缀着一朵亮粉色的糖玫瑰。内里是黄色海绵蛋糕和搭配果酱以及香草味的奶油,被最外层的甜杏仁味道的外皮精密包裹。公主蛋糕在20世纪20年代首次亮相于瑞典,古斯塔夫五世国王的三个女儿非常喜欢这种蛋糕,于是她们的老师Jenny Åkerström就把它命名为“公主蛋糕”。每年9月的第3周是公主蛋糕周,但是人们也会在其他一些重要的节日、纪念日吃这种蛋糕。如今的公主蛋糕有许多颜色,从经典的绿色到复活节的黄色,到圣诞节的红色、万圣节的橙色和婚礼蛋糕的白色。

7.甜点日历

在瑞典,人们有无数个借口来享用甜点。以至于有很多特定的节日,是为了纪念或者庆祝这些香甜的美食的。比如肉桂面包卷节,就是在10月4日。在“肥腻的星期二”人们吃Semla——一种夹着奶油和杏仁糖的蛋糕。3月25日,吃华夫饼,11月6日用来纪念古斯塔夫二世阿道夫国王在战役中被杀,他们吃的是一种披上巧克力和杏仁片的奶油海绵蛋糕。

8.小龙虾

小龙虾派对(kräftskivor)是八月的一个节日。在温暖的夏日夜晚,人们相聚在阳台上,或者花园里,带着尖顶帽吃这种海鲜。在15世纪,只有瑞典的贵族才能吃得到,而如今小龙虾已经成了人人可以享用的国家美食,由于大量的进口反而降低了价格。

9.臭鲱鱼( surströmming)

在每一种文化中,至少有一个特色饮食,不仅让游客也让当地人退缩。从8月下旬到9月初,在瑞典,特别是北部地区,人们都要吃这种臭臭的食物。这是由发酵的波罗的海鲱鱼制成的罐头——这个传统起源于19世纪。臭鲱鱼的味道的确令人不快,很多人拿它比作腐烂的鸡蛋或者工厂排污水的味道。

10.星期六糖果(Lördagsgodis)
瑞典家庭的典型构成是两个成年人和两个孩子,平均而言,他们每周能吃掉1.2公斤糖果——主要在星期六,因此星期六被称为糖果日。为了保护民众的牙齿,这个传统被认为是医疗系统的推广。在20世纪40到50年代,曾有医院给病人喂食大量糖果进行试验,用来证明糖果和蛀牙之间的联系。之后瑞典医学委员会建议,瑞典人每周只吃一次糖果,这慢慢变成了许多家庭的不成文规定。

最新更新: 2017/0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