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德哥尔摩地铁站,世界最炫酷

开始阅读

斯德哥尔摩地铁站,世界最炫酷

本文由特约作者 阿兹猫(环球旅行者,自由撰稿人,高级摄影师)供稿并提供摄影作品

瑞典斯德哥尔摩,每个初次来此的外国游客都会被这里的地铁站“惊艳”到,我也不例外。自从2014年乘坐过一次后,便爱上了这条“地下艺术长廊”。2015年又在斯德哥尔摩住了几天,决定干脆在地铁呆上一个下午,好好参观一下。

依旧是从著名的 Kungsträdgården(国王花园站)上车。地铁站很深,沿着滚梯缓缓下降,一座宫殿般的“地下洞穴”出现在面前,墙壁凹凸不平,仿佛石灰岩岩洞。四周,鲜艳的图案包裹着我,犹如走进一座迷宫。

Kungsträdgården地铁站的风格是森林主题,站台中间赫然有株绿色“大树”。浮雕与塑像,出现在钢筋水泥的地下建筑中,竟然没有任何违和感。这个站出自瑞典设计师乌尔克里·萨缪尔逊(Ulrik Samuelson)之手,地面的绿、白、红长条状地砖,也是在1977年依照乌尔克里的设计装饰的。说起国王花园站的设计理念,要追溯到十三世查尔斯国王拥有的花园。绿色条纹象征巴洛克式绿色花园;红色代表碎石小路;白色则是曾经放置在Makalos宫殿的大理石雕像,位置就在现在的地铁站上面。

通道旁,灯光将古雕像与残垣打亮。因为这里还是一个小型的考古发掘地,挖掘出一些古文物。曾经竖立在Torsgatan街道两旁的街灯,还有17、18世纪Makalos宫殿残留下来的大理石圆柱和石雕,穿越时光出现在地铁站,据说是为了减轻上班族的压力,让他们在朝九晚五的奔波途中,稍稍放松一下,思绪暂时离开这个现实社会。当然上了地铁,梦也就结束了。

斯德哥尔摩人引以为傲的地铁最早运行于1950年。1955年,两名瑞典艺术家就向斯德哥尔摩议会提交了两项用艺术装点地铁的议案,这份议案受到议会很多党派的赞成,自那之后,艺术家便成了地铁建设团队的一部分。第一份艺术作品是由维拉·尼尔森和西里·德尔克特两位艺术家于1957年完成的。目前在全城100个营运站点中,有大约90个站点已经被艺术所覆盖,每一个站点都是一道不同的风景线。

很多地铁站都犹如“原始”山洞。原来斯德哥尔摩地铁蓝线建设时采用的是爆破式凿洞开采方法,每个站点自然就保留了原始岩石洞的空间特点,这样可尽最大限度减少对环境的冲击。不论是山洞,还是大厅式站台,很多站台的主体空间都有一个主题设计,与周边的地域文化相映成趣。

这个全长108公里的地铁堪称世界上最长的艺术博物馆:一百多个地铁站,150多名艺术家永久和临时的展览作品,从20世纪50年代到21世纪的雕塑、壁画、油画、装置艺术和浮雕,规模宏大、变化多样,每一组都与地铁站的环境相互辉映。2004年开始,艺术家不仅是用静态的画面和雕刻装点地铁站,一些艺术影片也被呈现在地铁站中。

最美的当属T-Centralen站,也是最大的换乘站。T是tunnelbana的缩写,瑞典语中“地下”或“地铁”之意。当斯德哥尔摩地铁在20世纪50年代建成的时候,“把艺术带入地下”这个想法首先在T-Centralen地铁站实现。

每天从T-Centralen站进出的乘客高达167,000人,让T-Centralen站成为地铁线最忙碌的一站。此站的主题是古代雅典奥运会,蔓延在地铁站里墙上的蓝色橄榄叶图案,为的是舒缓等待乘客的焦急情绪,因为蓝色总能让人感到沉稳安定。出站口和滚梯附近,还有当时参与建造的工人的图案。艺术家想借此表明,这些施工工人也有权成为地铁艺术的主角。

我最喜欢的是Solna Centrum(索尔纳中枢站),由艺术家Karl-Olov Bjork和Anders Aberg在1975年共同创作。洞穴状的变幻莫测的“红色天空”带给人一种压迫感,墙壁上绘有一幅长达一公里的画,红色天空、绿色云杉林。这幅画反映了20世纪70年代瑞典工业革命巅峰时期的政治问题:人口减少以及环境破坏,比如环境污染对诸如鱼类、麋鹿等野生动物的危害。

很多地铁站犹如充满想象力和趣味的艺术殿堂:卡通形象、旧靴子、壁画、彩虹、还有未来主义的设计装饰等,瑞典艺术家的作品极富个性,也更异想天开。和莫斯科与平壤的地铁,强调恢弘气势和非凡造价不同,色彩效果突出了站台的个性,也丰富了乘客的旅途体验。

即使不认识站名,看到这些特色鲜明的设计,乘客们也不会走错站。斯德哥尔摩交通管理部门在网站上这样写道:“艺术让地铁站变得更加漂亮有趣,也让人们更容易识别道路方向”。能把地铁站修建成这么“艺术范儿”,且规模不小,果真让我惊艳了一路。

从一个地铁站的精心设计,便能看见一个城市一个民族的巧思和生活情趣。置身在高楼大厦中还能闻到活泼轻松的创意味道,生活不仅仅是站在黄线后面,而这一切,只需要一张小小的斯德哥尔摩地铁票。

斯德哥尔摩地铁组图:

最新更新: 2018/02/13